短文学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散文精选 > 正文内容

散文诗杂志的发行量,水解反应水街艳遇散文古代散文

来源:短文学网   时间: 2020-05-25

  (一)

  那天,口干舌燥的秦峰走到一户人家,倚在门口:“大娘,讨口水喝!”

  厨房里一阵脚步声自远而近。

  秦峰双手接过那碗大叶茶,一口气喝完。还碗时,秦峰的手抖得差点把碗掉地上了——这哪是什么“大娘”啊?这分明就是从古代仕女画里走出来的美娇娘!既有小家碧玉的亲切,又有大家闺秀的端庄。

  亭亭玉立的阿艳就那样出现在秦峰面前。

  一顶浅蓝色的蝴蝶帽下,是一张年轻得能掐得出水来的粉嘟嘟的脸,一双含笑的大眼睛就那样大胆放肆地盯着秦峰,仿佛在嘲笑着他的狼狈。

  年轻的画家秦峰心虚地收回自己的目光,心里不由得“咯噔”一下,他知道,在江华瑶都水街,他“艳遇”了!

  ——网上流行的说法,艳遇=遇到美丽。

  眼前的这姑娘,一身得体的瑶服把她衬得婀娜多姿。蓝色打底的上衣,袖口用黑、红、蓝、黄、紫五种颜色依次缝制,外面穿着一件镶着五彩花边的大红外褂,腰间系了一条绣着大朵云花的裙兜,一条镶着金边的腰带将裙兜固定在她的纤纤细腰上;裙兜下边,垂吊着一排金色的流苏,下身穿的是过膝的黑色百褶裙,裙摆边上也绣着五彩的花边,跟外褂上的花边相映成趣;小腿上绑着黑色绑腿布,脚上穿着一双干净崭新的绣花鞋。

  两个年轻人交换了联系方式,画家秦峰决定住下来。

武汉治儿童癫痫医院哪家好

  (二)

  在风情客栈交了一个月的房费,秦峰驿动的心稍稍安宁,因为从客房的窗户望出去,正好可以看到阿艳家的新房子。阿艳家是库区移民,在水街,两三千幢移民安置房从外观上看是一模一样的,黄墙褐瓦,充满着浓郁的瑶族民居气息。据说,住在这里的一万多移民绝大多数按错过别人家的门铃。如果不是特别留心,外人走进水街就犹如进了一个有趣的迷宫。秦峰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用手机定了阿艳家的位,然后就选择了风情客栈的这一间房。清晨,他看得见她在阳台上梳头,然后练瑜珈;傍晚,他看得见她百灵鸟般地飞进家门,打开窗户向他招手。

  画家秦峰住在水街还是不停地画画。瑶山深处流动的山泉,漫山遍野开放的花,缥缈多情的云,都是画家秦峰心里不可多得的风景。他的画笔所到之处,一定还有一个身着靓丽瑶服的妙龄女子。

  阿艳是个巧手的姑娘,她自幼随母亲学习织锦技艺,熟练掌握了挑花、刺绣和瑶族织锦的全部技艺流程,并在老一辈织锦人的传统技艺上大胆创新,不断完善瑶族织锦工艺品。母亲去世后,阿艳成为新一代的瑶族织锦传承人,和志同道合的姐妹开办了瑶家十二坊。她说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用瑶族织锦装点这个多彩的世界。秦峰积极地帮助着阿艳完成她的心愿,在他的笔下,阿艳和她的姐妹们织锦时的婀娜身姿,五彩的线条,都是一幅幅流动的画。

  立秋那天,阿艳陪秦峰进山去写生。一条硕大的眼镜蛇挡住了去路,它昂着扁扁的头,淡定地吐着信子。一边是悬崖峭深圳儿童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壁,深谷万丈,一边是怪石嶙峋,高不可攀。从没见过这阵势的秦峰正在进退两难之际,不料滑动的石头惊动了蛇,那蛇毫不犹豫地朝秦峰的右小腿肚咬了一口,然后“嗖”的一声溜进草丛不见了。

  走在后面阿艳大叫一声扑上来。她叫秦峰坐到地上,把腿放低,用双手死劲地掐住他的右小腿,双膝跪地,俯下头去,嘴巴用力地吸吮着伤口。一口,两口,三口……带点黑色的血水被她吸吮出来吐到地上。然后,她让秦峰自己用双手箍紧伤口上一二寸之处,并迅速解下自己的布腰带,环绕在秦峰手握住的下方。做完这一切,阿艳搀着秦峰站起来,走到溪水边,捧起清凉的水一遍又一遍地给他清洗伤口。

  看到秦峰的伤口处渐渐地肿胀发黑,阿艳心急如焚。她连滚带爬地在山上找了两味草药,回到溪边,洗净,放在嘴里嚼烂,轻轻地敷到秦峰的伤口上。想了想,又解下自己的头巾,把秦峰的小腿肚绑扎好。然后蹲下身子,背起秦峰就跑。

  崎岖的山路上,背负着秦峰的阿艳气喘如牛,但她不敢放下秦峰歇一会儿,她知道眼镜蛇的毒性,时间就是生命!她的中草药知识只是从父亲那里学到一点皮毛,她要赶紧把秦峰背到父亲的诊所去。她的父亲是远近闻名的草药医师,治疗蛇毒更是有手到病除的绝招。

  就这样,秦峰住到了阿艳家里。阿艳放下手头的工作,每天寸步不离地陪在他的身边。她给他做瑶家美食,为他补补身子,她为他洗衣泡茶,像一个体贴的妻子那样照料他的饮食起居,闲下来的时候她为他唱瑶歌,打长鼓,给北京军海治疗癫痫病如何他讲瑶族的迁徙历史和民间故事……岁月静好,美好的情愫在两个年轻人心中像夏天的藤蔓那样疯长。

  他们漫步桃花岛,情定三生桥,在愿望塔上许下誓言:今生今世,不离不弃!

  (三)

  一个月后,秦峰彻底痊愈,他独自一人回了一趟成都,他要把这美好的消息告诉母亲,让母亲分享自己的幸福和喜悦。

  让秦峰没有想到的是,母亲反对的态度是那么激烈。她以一个知识女性能丢掉的体面,一条一条地列出他们两人之间的不般配:一个中央美术学院的高材生,居然混到了和一个瑶山里的柴禾妞谈婚论嫁的地步,你还嫌不丢人吗?她那家乡山高路远,以后你想让你的孩子骑着牛儿上学吗?

  秦峰哭笑不得,妈,您想到哪里去了?阿艳是个好女孩,心地很善良,漂亮又能干。水街是个库区移民新镇,一万多号人呢!学校、医院、美食街,样样齐全。政府坚持让移民“搬得出、稳得住、能致富”的工作思路,专门打造了这个具有瑶族特色的“爱情小镇”,现在好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都回到了水街,在家门口创业。那里的微小企业遍地开花,还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男男女女来打工,热闹得很呢!那里不单是年轻人创业的一方热土,也是老年人养生的一片乐园,不信,您可以去看看嘛!

  母子俩唇枪舌剑,拉锯似的你来我往,互不相让。母亲哭着对秦峰说,你不记得你父亲是怎样去世的了吗?不就是让那九曲十八拐的山路给害的?你就狠心将你妈一个人丢武汉癫痫病哪个医院比较好在成都?秦峰说,父亲的事纯属意外,这么多年了,你也应该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。去江华看看吧,那里的山好水好,人更好。我不能失去阿艳!失去阿艳,我还不如失去我自己!

  说服不了母亲,秦峰一赌气回到了水街。他在水街开了一家特文艺的店铺“幸福的耙耳朵”。他画画,卖画,也教小朋友画画,忙得不亦乐乎。至于人们问他画廊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字,他总是笑而不答。每每这时,阿艳就在旁边笑弯了腰。

  (四)

  两个月后,水街的度假酒店住进了一个雍容华贵的客人。她不与本地人搭白,但本地人一眼就看出她是一个很有身份的人。她每天独自出门,徜徉在水街的大街小巷。走进瑶家大观园,美食街的瑶家小吃让她流连忘返,酒吧街的热闹喧腾让她容光焕发:这古老的瑶山,年轻的小镇,原来真的是值得留下来哦!

  秦峰和阿艳蹑手蹑脚地跟踪着那个女人,直到有一天看到她把一个包袱存放在爱情博物馆,然后挽着一个男人的手没入“36鸳鸯池”中,两人相视一笑,远远地跑开。

  半年后,瑶族水街的娘娘庙前广场上,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集体婚礼,一百对新人来自全国各地。

  秦峰牵着母亲的手走到阿艳父亲面前,把母亲的手交到他手里,然后深深地鞠了一躬:“阿爸,您也是个幸福的耙耳朵哟!”

  穿着洁白婚纱的母亲羞涩得像个少女:“有你这么说你阿爸的吗?”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wx.fzotc.com  短文学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